“冯小姐,你很讨厌我还有我弟弟?”李夜风一直没有辩解,他从来就不是那种做了什么就会邀功的人,但是,他也没想到冯清清会这么抗拒自己。

冯清清脸上的神情有一瞬间的错愕,也许她都没想到,‘李夜北’竟然会问这个问题吧。

“原本也谈不上讨厌,顶多就是有些厌烦,谁让你弟弟跟我有一门婚事呢?”冯清清冷漠地看着李夜风,她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,击毙了银行劫匪救了她的人就是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。

甚至也不可能知道,之所以撞她的车,只是为了让那些杀手知难而退。

当然,她最不可能知道的就是,站在她面前的这个‘李夜北’就是那个跟她有过婚约的李夜风!

“现在我确实变得十分厌恶你了,听我爸说,李夜风是个很乖巧的男孩子,没想到身为他兄长的你,竟然这么让人恶心,用这种低级的撞车戏码强行制造跟女生的交集,这都是我大学期间那些追求我的男生玩剩下的戏码了。”

冯清清冷笑地看着李夜风,眼中充满了失望还有鄙夷,她现在万分庆幸她不用跟李夜风结婚,否则有一个这样的大哥,想想都会睡不安稳。

李夜风闻言,却是没有愤怒,更不可能辩解,冯清清越是讨厌他,冯家就越是安全,这很符合他的初衷。

“是这样么...嗯,我明白了。”李夜风笑了笑,然后道:“那便不多打扰了,还请你注意安全。”

冯清清见他还笑得出来,心中更是觉得这个‘李夜北’十分虚伪,被拆穿之后还不承认,故意一副很大度的样子,演给谁看?难不成还是自己错了么?真让人恶心!

“李夜北先生,我郑重地恳请你,如果你以后会一直待在滨市,请你离我远一点!我是个未出嫁的女孩子,不希望跟你有太多的牵扯,否则要是有人打听出来我跟你弟弟有过一场作废的婚约,我个人认为也会对我的声誉造成影响!”

“我会的。”李夜风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冯清清不想再搭理他,转身便是走到了闺蜜沈瑶旁边,对她说道:“瑶瑶,我们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沈瑶点点头,然后看了一眼李夜风和秦武,露出一个鄙视的表情: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痴心妄想!回家照照镜子去吧你!”

“妈的...”秦武脸色阴沉无比,他的眼神十分凶狠,这娘们欠抽的吧?

砰!他一拳砸在了引擎盖上,发泄道:“一对白眼儿狼,不是我们出手,你们早他妈被杀手弄死去地狱见鬼了!”

“秦武,上车,别让罗教授等久了。”

“是!”

两人上车,秦武越想越不爽,他向来爱憎分明、快意恩仇,在战场上看哪个敌人不爽直接抄枪就干,什么时候这么憋屈了?

“队长,咱们以后别管那什么冯清清了吧?这也太不识好人心了,这算下来,你都救了她两次了...”

“我问你,如果你女儿跟一个穷小子有婚约,你会过去十八年了还记着这件事并且认真对待么?”李夜风淡淡地问道。

“呃,我...”秦武挠了挠头:“我没女儿啊队长...我连老婆都没有呢!”

李夜风揉了揉眉心,然后道:“明天你去多买点核桃。”

秦武:“???”

车头微微有些变形的帕萨特进入了滨市大学,停好车后,两人直奔他们所找的罗教授的办公室。

很快,两人找到了罗教授的办公室。

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

两人走了进去,只见一名精神意义的老者正坐在沙发上跟一名年轻男子谈话,李夜风两人进来后老者看了他们一眼。

“罗教授,您好,我是李夜北。”

“嗯,我知道,你在一边坐着稍等一会儿,我这里还有点事情。”罗教授似乎对他不是太在意,随便应付两句,然后笑容满面地看着他对面的青年。

“你说的事情尽管放心,有我在,没人敢卡你的学位证书。”

那年轻人闻言,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喜色,然后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了长条状的透明礼盒,一支极为精美不过造型十分独特的钢笔静静的躺在那礼盒中。

“罗教授,这是我特地从米国西飞利总部弄到的珍品,这是他们老总亲自加入了理念设计的产品,不过并没有量产,全球只有六支,算是我这次米国之行给您带回来的礼物。”

李泽峰脸上还有些骄傲之色,物以稀为贵,全球只有六支的钢笔,他弄到了一支来送罗教授,一般人能弄到吗?

整个滨市,有能力弄到这支钢笔的,除了他李泽峰之外,绝对没有第二个!

罗教授闻言也十分欣喜,他喜欢各种品牌的各式钢笔,他书房里有个专门的架子就是用置放钢笔的,虽然没有入手,但光是隔着礼盒看着,他都看得出这支钢笔精巧程度绝对不是普通钢笔能够比拟的。

“小吴有心了,既然是你的一番好意,我也就不客套了。”

“您这话说的,本来就是给您带的,只要您喜欢我就很高兴了。”

李泽峰见他十分喜欢,心中也十分高兴,有了罗教授帮忙,到时候毕业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?罗教授是滨市大学少有的几个教授,他张一张嘴,只要不是非常过分的要求,校长是肯定会答应的。

旁边,李夜风和秦武也听见了两人的谈话,秦武凑近了一些,道:“队长,这罗教授算是接受了贿...”

“别说话。”李夜风皱了皱眉,这二愣子,他们来这是办事的,别一句话惹得罗教授不高兴了。

李夜风感受到有目光落在了自己这边,他当即看了过去,果然,罗教授正神色阴沉地盯着他和秦武。

李泽峰也看了过去,心中不屑讥笑,这特么哪来的傻鸟?脑子这么直?

“抱歉罗教授,秦武不是有意的。”李夜风一脸不好意思的道了个歉。

“哼。”罗教授冷哼一声,然后拿起来打量了一下,眼里掩饰不住的喜欢,有些爱不释手。

李泽峰看了李夜风一眼,然后讥笑道:“喂,管好你养的狗,别让他出去了乱嚼舌根。”

李夜风闻言,眉头微微一皱,看向他沉声道:“你最好嘴巴放干净点。”

李泽峰愣了一下,哎哟我靠,牛逼啊这兄弟,竟然敢放狠话?不知道滨市是谁的地盘?两个外地佬?难怪敢对我这么嚣张啊!

“哟,好大的口气啊,你是出门吃了屎吧嘴巴这么臭?”

“混蛋!”秦武眼神闪过一抹凶狠,侮辱队长,该死!

“坐着。”李夜风沉声一喝,秦武这才没有暴起揍人,不过还是用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李泽峰。

侮辱他,他不在乎,侮辱队长,他不能忍!

连沈瑶这个女人他都不会容忍,更何况一个连毕业都得找关系的废物?

“呵呵,狗就是狗,真听话。”李泽峰冷冷讥笑,玩味地看着李夜风:“小子,外地来的吧?在滨市,你最好给我夹起尾巴做人,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“西飞利公司的确有一款限量六支的钢笔,这六支钢笔,两支落在了西欧,一支在大英皇家博物馆,一支在某位知名收藏家的库房里。”

“另外四支,有三支落在了米国近三任总统手里,最后一支,则是放在了西飞利的自有收藏馆里,不对外销售...”

李夜风看向了一脸呆滞的李泽峰,此时,后者已经反应过来,脸色倏然一变!

“敢问,这支钢笔,是其中的那一支?”李夜风本来不想搭理这个李泽峰,但是他嘴巴实在是太放肆了。

他怎么贿赂罗教授李夜风毫不在乎,但他不该侮辱秦武。

这次回来,他只带了秦武,足见他跟秦武之间的情谊有多深。

两人不是亲兄弟,却比亲兄弟还亲。

“胡说八道!”李泽峰有些慌了,这支钢笔确实是他从西飞利的一个高层手里弄到的,不过这是仿品,六支限量钢笔大部分都不知去向。

所以他才敢这么说。

至于以后是否会被拆穿?他才不在乎!一个屁大点的教授而已,只要自己毕业了,还管他以后会不会丢脸?

但他万万没想到,这牛皮吹出去还没两分钟就被人捅破了。

罗教授的神色也变了变,而后眉头紧皱,李泽峰慌了神,站起来怒道:“你懂个屁,哪里来的乡巴佬,西飞利总部在哪你知道吗?西飞利的老总叫什么你知道吗?”

“胆敢信口胡诌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!”

“我有没有胡说,你心里清楚。”李夜风淡漠地道。

李泽峰脸色有些难看,怨恨地看着李夜风,心里犹如火山爆发了一般。

他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,然后对罗教授说道:“罗教授,我万万不敢拿假货欺骗您,您千万不要轻信他人,这个人肯定是因为我骂了他手下两句心生怨恨,所以才这样污蔑我!”

罗教授神情淡漠,一言不发。

李泽峰心里有些发慌,旋即愤怒地看向李夜风,怨恨地叱问道:“小子,你说这钢笔是不是那六支限量版之一,你有什么证据?你拿不出证据,凭空污蔑我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!让你躺着离开滨市大学!”